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蛰伏
蛰伏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哥哥去 夜夜撸 狠狠撸 天天啪 哥哥干 妹妹色 狠狠干 天天撸一撸 得得撸 撸撸鸟]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月夜无星。小村之中并未受到外界战火的波及,仍旧相对的宁静。其实日寇确实从这里经过了,但却是溃败的日本军人,被中国共产党的八路军打的一败涂地,逃进了离这里只有80公里的县城龟缩不出了。这里名字叫做偶湾,一个从地图上根本看不见的自然村落,只有30户人家。

村里最多的人都姓李,据说是从唐朝没落的时候躲避战乱流落至此的,还是皇族的后裔。在村里最大的一户人家是李国玉老人为首的一个大家族,有四户人家。李国玉生有3子,长子李引、次子李索、三子李连。三个儿子都娶了妻子,但是只有李引生了一个儿子。因为是长子长孙,李国玉以儒家最为讲究的“仁”为孙子取名李仁。李仁从小就不服管教,经常惹是生非,但是天资聪慧,异禀非凡,所有学业均是学堂的了吗?”这时,李仁的手又准备翻下一页的时候却翻了两页,自然就会倒回一页,就在中间这页还没落下的时候,李仁突然眼前一亮,道:“啊哈——我明白了,吕布老人家真厉害啊,竟然用这个方法防止别人偷学功夫。”原来这书每页所记载的招式并非是从记载的是记载的却是记载的却是上看见了几句话:“初学此法,便有燥身、阳亢之感。若以童子之身练功,需以冷水坐浴三个时辰;如非童子,则可御女直至泄身。待此法修炼至阴阳平衡即可神清气爽,御女不倒尔,既不损阳元亦可男女皆欢。”

李仁此时也顾不得其他了,径直走到外屋吕姐的床前,看见烛光中的吕姐娇艳欲滴的俏脸,俯身下去就亲了一口。吕姐从梦中惊醒,恍惚中看见李仁在床前,忙翻身起来找衣服穿。李仁看着吕姐白如莲藕的玉臂,欲火更加难耐,猛的抱住吕姐,急道:“姐姐,快救救我吧,难过死了。”吕姐被李仁抱得呼吸困难,轻声道:“怎么救你啊?那里难受?快说啊。”李仁放开吕姐,一把脱下裤子,露出下身狰狞的鸡巴道:“这里难受,我要你。”

吕姐一看李仁的鸡巴,吃惊的捂住了小嘴,她从来没见过如此雄壮的男根。死去的丈夫是个病秧子,鸡巴不过三寸多,又细又短。而李仁的才十几岁的孩子却有一根比之一般成年人都长大的鸡巴,足有九寸长,粗如杯口,紫红的龟头散发着淫靡的光芒。吕姐死死盯着这条鸡巴,嘴里却说:“七天还没到啊,少爷你答应我的啊。”李仁强行拉过吕姐的手放在鸡巴上,急道:“你那本书上说的,碰到这个情况必须要睡女人的,我有没成亲,只能找你了,你就行行好吧。”说着就吻住了吕姐的小嘴。

吕姐刚要张嘴说话,李仁的舌头就强行进来了,而且他的手也在吕姐饱满的酥胸上游走。虽然隔着薄薄的亵衣,但是李仁早就在城里的窑子中学过如何挑逗女人,几下抚弄,就让吕姐的下腹一阵颤抖,紧接着玉壶之中就有了湿意,忙不迭的夹紧了一双玉腿。李仁就在吕姐刚刚夹住玉腿之时,猛地横抱起吕姐,在吕姐挣扎之中,来到了里屋的床边。

放下吕姐,李仁伸手就要脱吕姐的亵裤。吕姐双脚乱踢,阻止着李仁。李仁在混乱中抓住了吕姐的一只玉足,看着晶莹剔透,白里透红的美足,张口就在足底的软肉上舔了起来。

吕姐被这突如其来的挑逗弄的又是一阵眩晕,玉壶中更加的潮湿了,嘴里舒服的呻吟起来“呃……少爷……别啊……我们……说好的……还有两天……啊……”

李仁根本不听吕姐的,更加卖力的舔弄吕姐的玉足,甚至用舌头插入脚趾的缝中游走。吕姐这时被这酥麻的刺激弄个的六神无主,玉腿猛地挺直起来。李仁的手借势顺着吕姐的玉腿一路滑下,隔着亵裤摸到了吕姐的玉门,手指准确的点到了吕姐的花蒂之上。

吕姐被李仁如此挑逗,身子犹如去骨一般,瘫倒在床上,玉壶中花蜜不由得流出,浸湿了亵裤。吕姐的嘴里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又夹杂着一丝抽泣,“啊……哦……哦……哎呒……不……要……少爷……”

李仁在吕姐瘫软之时,摸到了吕姐的亵裤边缘,借势扯下了吕姐的亵裤。于是吕姐白皙修长的玉腿在李仁面前一览无余,二十四岁正是女人如花般绽放的年龄,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发出吸引异性的光芒和气息,尤其是吕姐,更是一个美丽的女人,而且双腿的尽头交汇处,在黑漆漆泛出一丝淫靡的倒三角的阴毛覆盖下正是李仁向往的桃花源。

李仁的动作更加的迅速了,双手撑开吕姐的双腿,蹲下身子,用头顶住吕姐刚要翻起的上身,舌头就借着吕姐玉壶的花蜜滑入花径中。

吕姐突觉花径中舌头入侵,双手死死的抓住了李仁的头发,上身抖动的更加厉害,双腿就盘住了李仁的脖子。李仁腾出双手,顺着亵衣的边缘,掠过吕姐纤细的小蛮腰,一路攀上了酥软却弹性十足玉乳,准确的捏住了一对已经勃起的乳头。

吕姐残存的理智在一点一滴的流失,但却用仅存的意志力抓住了李仁的双手,颤声道:“少爷……不要……三天……后……我肯……定……给……你……”

李仁停下了舌头的攻势,抬起头,支起身子,问道:“姐姐,你说什么?”吕姐死死抓住李仁的手,娇喘嘘嘘的道:“少爷,三天后我肯定给你。好吗?——啊——不——进来了——哦——”原来在吕姐分神说话之际,李仁的鸡巴早就悄悄的接近了吕姐的玉门,瞄准了穴口,直冲而入。

刚刚将半个龟头探入,吕姐就疼的脸色惨白,紧紧咬住下嘴唇,暂时失去了语言的能力。李仁这时的欲火直冲顶梁,看着下身楚楚可怜的吕姐,俯身下去,舔去了女人脸上的清泪,轻声道:“姐姐,都是那个书害了我,也害了你,你说的果然没错,那个书里却是有不妥。但是没办法了,只能用这个办法才能就我。姐姐,你忍着点吧。”说着,将剩下的半个龟头挤进了花径。

吕姐又是一个冷战,双腿自然的卷起。李仁看着心疼,安抚道:“姐姐,别担心,我会慢慢来的。”吕姐似乎认命了一样,慢慢闭上双眸,轻叹道:“少爷,来吧。红儿能忍住。”李仁的龟头渐渐感觉到花蜜越来越多,适应了龟头的尺寸,于是后面就慢慢挺进。

终于李仁挺进了四寸的鸡巴,感觉到花径中的肉芽刮扯着鸡巴,软肉的挤压给他带来无比的快感。吕姐也渐渐适应了,嘴里发出了“嗯嗯啊啊”蚀骨的呻吟。来回的抽插,虽然李仁没有全根进入,但是舒适的快感使两人都渐入佳境。

就在这时,门开了。外面走进一个女人,年纪似乎比吕姐大一点,身材婀娜,凹凸有致,乌黑的秀发在脑后盘着一个美人髻,皮肤粉白,弯眉凤目,口若樱桃,穿着白地绣着牡丹花的绢丝旗袍,一双修长柔若无骨的美腿包裹着肉色丝袜,秀足深入一双黑色缎子高跟鞋,可以说是风华绝代,倾倒众生的尤物。这个女人看见李仁和吕姐的活春宫,心中猛的一颤,没来由的身上一软,靠在了李仁屋里的兵器架子上,发出了清脆的金属声,立刻惊动了床上的一对男女。

李仁回头一看,猛的转身,道:“三婶?你怎么来了?”原来这个女人就是李仁寡居的三婶艳茹。艳茹在李仁转过身后,看见了李仁刚刚沾满了花蜜的鸡巴,雄赳赳暴怒的贴在李仁的小腹之上,心中又是一颤,良久之后,艳茹才清醒过来,抬手捂住羞红的粉脸,转身向外就跑。因为是捂着脸,看不见前面,正好被一个圆凳绊倒,踉跄跪倒。

李仁忙冲上去,拉住了艳茹的胳膊。艳茹被李仁拉住,由于惯性,身子又弹了回来,而李仁却正是低身向前。艳茹突然看见李仁的鸡巴向脸上冲来,立刻“啊”的一声,可是却再难闭住嘴了,因为李仁的龟头正好挺进了艳茹的小嘴中。

还是李仁反应过来,马上抽出鸡巴。艳茹也羞的面红耳赤,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跑出屋子,地上却留下了一对鞋子。李仁也没发现地上鞋子,又走回床边,重新抱住了吕姐。吕姐忙问道:“她是谁?怎么这么晚还来找你啊?”李仁推倒吕姐,继续刚才被打断的好事,笑道:“别问这些了,赶紧办正经事吧?”说着,鸡巴又慢慢侵入了吕姐的玉壶。吕姐又一次陷入了李仁疯狂的挑逗中,完全忘记了刚才的小插曲,努力的迎合着李仁的进攻。

又一次的进入,使得吕姐完全放下了刚才的矜持,感觉到李仁大鸡巴给她带来了以前从没有过的刺激享受和又酸又麻又涨又痛的感觉。李仁一次又一次的挺进,每次都比前一次挺进的更深,更多,知道最好只留下了两个肉弹在外面,玉壶中的花蜜浸湿了床单,也溅的李仁小腹上流淌。在大概一个小时后的最后关头,吕姐的呻吟变成了无力的低声嘶吼之后,李仁将滚烫的精液强力的射进了玉壶之后,两人完成了初次的交合都感到精疲力竭,才昏昏睡去,而李仁的鸡巴依旧坚挺的留在吕姐的玉壶中。

情挑艳茹

第二天清晨,李仁睁开了双眼,感觉鸡巴捅在一个温暖潮湿的腔道中,十分的舒服,而眼前正是海棠春睡的吕姐。李仁想抽出鸡巴,只是轻轻一动,就惊动了吕姐,李仁忙又闭上眼睛假睡。吕姐被李仁的鸡巴微微挺动弄醒,慢慢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李仁还在熟睡,想起昨晚从来没有过的畅快激情,既娇羞又甜美,伸手搂住李仁的腰,慢慢将李仁的鸡巴向自己的阴道深处挺入,酥麻的感觉又一次袭来。几次抽插的快感让李仁再也无法安然,睁开眼睛,笑道:“姐姐,你还没够啊?”

吕姐立刻明白了李仁实在假装睡觉,忙用双手捂住俏脸,娇嗔道:“少爷,你好坏啊,醒了还装睡,害死人家了。”李仁一挺鸡巴,翻身将吕姐压在身下,卡住吕姐的柳腰,道:“姐姐,来吧。我们继续。”吕姐还是捂着脸,嘴里轻喊道:“少爷你坏。不要啊。”双腿却盘着李仁的腰,将李仁的鸡巴向更深层送去。吕姐放下双手,深情的看着这个小自己很多的男孩,羞道:“少爷,以后人家就是你的人了。只是少爷别看轻了红儿对少爷的这片心,红儿是真心的和少爷好,绝非轻贱的女人。少爷已经学了那书中的东西,以后的女人肯定少不了,只希望少爷别忘了红儿。”

李仁慢慢的挺动鸡巴,让吕姐慢慢享受着此中快感,看着深情的吕姐,俯下上身,舔着吕姐殷红的乳头,又麻又痒的刺激,再次让吕姐迷失在快感中“去了……少爷……红儿……痒死了……少爷快点动啊……用力啊……少爷……红儿是……你的……红儿死了……”李仁抬起头,温柔的一笑,道:“姐姐,我既然早就告诉你,我会要你,就一定会对你好的。但是我还小,很多东西要姐姐教我才是。”说着,鸡巴加快了冲刺的速度,把吕姐再次送上了激情的巅峰。吕姐的腔道中再次分泌出大量的花蜜,身体犹如章鱼般紧紧缠住李仁,近乎疯狂的套弄着李仁的鸡巴,而李仁的鸡巴似乎在花蜜的滋润下更加的挺拔有力,一次次直捣黄龙,弄的吕姐娇喘婉转,浑身乏力,香汗直流,不出半小时就浑身无力,如泥一般跌倒在床上,嘴里告饶道:“少爷,不行了,红儿完了。”说着,玉壶中流出一股乳白色的浓密液体,使得吕姐浑身阵阵哆嗦,便没了动静。

李仁正在兴头上忽然感到吕姐不动了,便知道吕姐是高潮来临昏睡过去了,忙含住吕姐的香唇,搅动吕姐的小舌头,呼出一口气,下身更加努力的耕耘着。吕姐口中的那口气发挥了作用,让吕姐悠悠转醒,立刻感觉到李仁的鸡巴在玉壶中纵意驰骋,搞得她又是一阵酥麻,但是嘴被李仁堵着,只能发出“喔……唔”的声音。吕姐此时的皮肤泛出粉红色的光泽,是兴奋过头的表现,玉壶中的乳液更加泛滥,来回冲刷着李仁的鸡巴,让李仁也兴奋异常。而此时李仁竟然开始使用从书中学到的功法,开始吸取吕姐的阴精,吕姐当然吃不消,一阵阵的酥麻之后,觉得浑身像被抽了骨髓一般软弱无力,再次产生出昏昏欲睡的感觉。

李仁知道,吕姐已经不可能再这样了。这个功法如果用在吕姐如此弱女子身上,肯定会让吕姐损耗元气,最后的结果就是元气耗尽,香消玉殒了。李仁轻轻放下吕姐,温柔的拍拍吕姐的香臀,然后抽出鸡巴,散去功力,轻声道:“好姐姐,你先再睡一下。我给你弄点吃的去。”吕姐虽然有心给李仁弄点吃的,但是浑身上下连挑动小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困意一阵阵袭来,双眼不由自主的闭住了,而后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李仁穿好衣服,走到外屋,突然看见圆凳旁边一双黑色的缎子鞋,马上想起昨天晚上三婶艳茹曾经撞破了自己和吕姐的好事而后的种种。李仁暗想:怎么办呢?三婶昨天来肯定是为了床的事,她来要这个床,却看见了吕姐,而且是在那种情况下。这双鞋该怎么处理呢?扔了?不行啊,三婶虽然寡居多年,依然很在乎这些的。三叔死的早,但是三婶却是个爱美的人,守节之后,三婶依旧是穿着考究,很多衣服都是大城市里甚至是外国人才穿的。这鞋就不是乡村里的妇女可以穿的了的,吕姐穿的就是白色的布鞋,虽然有点鞋跟,但是绝对不超过一寸,而三婶的鞋跟组有三寸半,似乎把整个脚都立起来了。等等,三婶既然这么爱美,那肯定有些春心,只是碍于礼教,从来不敢越雷池一步,看来还是有突破口的。而且三婶比二婶要温柔的多,胆小的多了。李仁打定主意就向三婶的西跨院走去。

李宅一共分三层院子,最外层住着一些工人和家丁,中层有堂屋、佛堂和小祠堂,内院住共有四个小院,靠东北站整个内院五分之二的面积的是老人李国玉所住的,自从老夫人去世,这里就只有李国玉偶尔回来住一晚。剩下三个院子平均分成东、南、西三个院子,分别是李家三个儿子住的。西面的院子就住着李仁的三婶艳茹。

李仁走过二叔的门前时,看见二叔的门关着,心想二叔怎么没在呢?正好看见李冬从后面出来,忙问道:“冬叔,我二叔呢?二婶也没在吗?”李冬憨憨的笑道:“少爷起床了啊。看气色比昨天还要好啊。二爷和二奶奶都没在,二奶奶娘家的舅老爷娶亲呢,是二奶奶最小的弟弟,他们去喝酒了。半个月才回来呢。”李仁点点头,信心更足了,忙道:“冬叔,我先去三婶家里跟她说说床的事,我那屋里你先别去了。吕姐还睡呢,你去不方便,懂吗?”李冬当然明白李仁的意思,忙不迭的点头,道:“少爷,没事的。老太爷还有大爷让我去趟城里买东西,晚上才回来呢。”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仁坏坏一笑,走进了西院。迎面碰上了一个姑娘,年纪大概十七八岁,眼睛大大的,乌黑透亮,穿着碎花小袄,碎花裤子,一双绣鞋。姑娘一看是李仁,忙怯生生的往旁边一站,笑嘻嘻的指指正屋,然后一合双手,放在脸旁边,闭了一下眼睛,轻轻一笑。李仁点点头,道:“哑妹,三婶在睡觉,对么?”原来这个姑娘是哑巴,十二岁时被李国玉收养,然后转给三奶奶做丫头的,和李仁自然十分熟悉,比李仁大两岁,李仁拿她当姐姐一样。哑妹点点头。李仁有问道:“你要去哪了?”哑妹比划了半天,李仁看明白了,道:“原来你要和冬叔去城里买东西啊?”哑妹点了点头也走了。

李仁轻轻推了下门,里面没锁。李仁轻声进屋,外屋桌上放着一个馒头,一碗粥和一碟小菜,看来三婶没吃早饭。走进里屋,李仁看见床上的三婶盖着被子侧身躺着,半睁双眼,被子里在轻轻的动作。李仁走到床前,放下那双鞋,坐在了床边,轻轻探手伸进被子里,三抓两摸,摸到了一个长条型的东西在来回运动着。李仁以为是什么利器的把柄,心中一惊,随手就拽了出来。艳茹手中东西被夺,立刻清醒,也跟着坐了起来,随口喊道:“还我如意。”

李仁这才看清楚,原来手里拿着的是一个玉如意,而玉如意的尾部还沾着些许液体。李仁忙道:“三婶,我不是有心的。你那个如意在被窝里干啥呢?”艳茹匆忙起身,上半身只穿了一件轻纱的无袖亵衣,雪白傲人的双峰和挺立的乳头忽隐忽现,看见李仁后,立刻羞红了脸,低下头,羞道:“坏小子,快给三婶。”李仁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早在风月场上见惯了女人,艳茹此时在干什么,李仁早就心知肚明了,而且他闻到了玉如意上传来的阵阵腥香,更加可以肯定,艳茹是昨天看到了李仁和吕姐的好事,回来拿玉如意自慰的。

想到这里,李仁计上心来,往后退了一步,手捧玉如意,向艳茹跪下,道:“三婶,侄儿不该搅了三婶的好事,请三婶责罚。侄儿马上去和爷爷请罪。”艳茹一听李仁要去和老太爷请罪,马上吓的从床上站起,迈步走到李仁近前,一把抓住玉如意,急道:“别,别去,三婶不怪你,你快起来。”李仁顺着艳茹站起来,突然发现艳茹下身竟然没出啊亵裤,只穿着昨天还未脱下的丝袜,光着一双玉足,俏生生站在自己面前,艳茹下身光洁的阴门还沾着亮亮的爱液。李仁忙道:“三婶,你还没穿衣服啊。”艳茹立刻意识到自己下身几乎是赤裸的,惊叫一声,跳上床,用被子盖在身上,面红耳赤的看着李仁,颤声道:“好孩子,刚才外面没人吧?看不见三婶吧?”李仁转头坏坏一笑,道:“放心吧,三婶,外面肯定没人,但是屋里却有咱两个人啊。”艳茹红着脸,忙岔开话题道:“你来三婶这里有事吗?”李仁走到床前,把玉如意放进兜里,从地上拿起那双黑鞋,道:“三婶,我今天醒来看见我屋里有这么一双鞋,不知道怎么穿,拿过来让三婶看看,三婶教我一下。”艳茹更是羞的无地自容了,低下头,探出一只玉臂,声如蚊喃道:“冤家,快给婶子吧。那双是婶子的鞋。”李仁笑道:“怪不得我穿了半天都穿不上啊,原来是三婶的啊。这鞋子可比我在城里的女同学的鞋子好看多了。来,三婶。我给你穿上吧。看看究竟是什么样子。”

艳茹多情

艳茹听李仁要给她穿鞋,忙道:“别啊,怪难为情的。婶子还是自己来吧。”李仁道:“三婶,有什么难为情的啊,这里就咱们两个人,你怕啥呢?来吧,三婶,伸出脚来让我帮你穿上吧。”艳茹抬头看着李仁灼热的目光,知道再说下去也是枉然,便慢慢的把脚伸出被子。艳茹的刚把腿伸出一小段,李仁看着艳茹小巧白皙的玉足和修长的小腿包裹的丝袜,裤裆中刚软下去的鸡巴就一阵躁动。

李仁伸手轻轻抓住了艳茹的脚腕,问道:“三婶,你穿的是啥袜子啊?我从来没见过啊,怎么这么长还这么薄啊?”说着,就顺着小腿向艳茹的大腿摸了上去。艳茹道:“这种袜子是美利坚国的,叫丝袜,专门给女人穿的。啊——”此时李仁的手已经摸到了丝袜的尽头,也就是艳茹大腿根部,手指有意无意的撩动了一下艳茹的阴唇。李仁见艳茹虽然有些矜持,但是似乎没有太多的不快,便来回在丝袜上游走,接二连三的触动艳茹的敏感部位。艳茹被李仁撩拨的春心荡漾,娇喘微微,嗔道:“臭小子,你是给婶子穿鞋还是占婶子的便宜啊?”

李仁又慢慢蹲下,却把鞋放到了地上,然后端着艳茹的玉足看了半天,然后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闭上眼睛,回味道:“三婶,你的脚好香啊。”艳茹忙嗔道:“傻孩子,别瞎说,我是你婶子,这个话只能夫妻之间说。小心遭报应。”李仁看着艳茹五个美丽的脚趾因为紧张而蜷缩着,足背和小腿绷成了一条直线,心里被吕姐早上点燃的欲火更加热烈,便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艳茹雪白的足背,然后将艳茹的足尖含如嘴里。艳茹立刻从脚底感到一股电流顺着小腿、大腿直窜入蜜穴之中,爱液涌到了阴道之外。可是对于艳茹来说,虽说寡居多年了,心中纵是一千个愿意,一万个开心,但是碍于对面这个男孩是侄子,只能提起精神,娇嗔道:“不要啊,孩子,你还小。我是婶子啊,如果让你爷爷和你爹知道了,婶子是要浸猪笼的啊。”

李仁生下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什么礼教人伦跟不会放在心上,并且在城里读书有接受了外国文化的影响,思想完全的开放,加之经常流连烟花之地,对于这些中国自古的东西早就看开了。听见艳茹这样说,李仁立刻站起来,当着艳茹面前就脱了裤子,暴怒的鸡巴猛的弹了出来,还一跳一跳的摆动着。李仁用鸡巴抵住艳茹的脚心上下摩擦,同时摸着艳茹丝袜包裹的小腿道:“三婶,你看我小吗?你难道要把今天咱们两个的事和爷爷去说吗?”艳茹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双手在被子里紧紧攥成拳头,鼓起了最大的勇气,刚要喊出声,忽然觉得脚被李仁放开了。诧异之中,艳茹睁开眼睛,看见李仁穿起了裤子,很自然的坐到了床上,又脱了鞋,把脚伸进被窝,看着艳茹道:“三婶,你是不是想喊人啊?只是你如果能从这里喊来人,不论是爷爷还是我爹,他们看到这个状况该怎么想呢?”

艳茹被李仁问题弄的神情一呆。李仁又一边脱掉了裤子,掀起了被子,钻进去,搂住了艳茹的纤腰,一边说道:“三婶,你应该明白,我是家里的独子,所有人都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但是你呢?”艳茹茫然的问道:“我该怎么样呢?”李仁伸手摸着艳茹的大腿,感觉到上面的光滑和湿润,慢声道:“三婶,你是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因为耐不住寂寞勾引了刚成人的侄子会被人——刚才你说了,被浸猪笼的。但是你不喊来人呢,谁都不会知道的。”艳茹立刻摇头道:“不,我是被你逼的啊!我是冤枉的啊!”李仁坏坏一笑,道:“谁会相信呢?爷爷还我爹呢?他们纵然相信,难道会把我怎么样吗?”

艳茹不敢置信的转头看着李仁,眼中泪水涌动,悲戚道:“你简直就是个魔鬼,会毁了我的后半辈子的。”李仁拿过玉如意,夸张的用舌头舔了舔上面的淫水,道:“三婶,你昨天看了我的鸡巴,含了我的鸡巴,今天就忍不住用它弄了吧?”艳茹尴尬的羞红了脸,抢过玉如意,蚊呐道:“谁忍不住了?还不是你这个魔鬼害我?”李仁拍了拍艳茹的后腰,脸上显出庄重的神情,道:“三婶,还记得小时候吗?那个时候你嫁进李家第二年,三叔就病死了,你每天哭,哭的人心都碎了。那时我才十岁,对吧?你记得那时我几乎每天都来你屋里陪着你吗?”艳茹回忆起当时自己新寡文君,终日以泪洗面,多亏了这个侄子每天嘘寒问暖,殷勤照顾,才从丧夫的阴影中解脱出来,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艳茹点了点头,道:“婶子当然记得,那时的你多可爱啊,为什么现在要这么对婶子呢?”李仁沉思了一会,眼中射出坚定的目光,对着艳茹道:“三婶,你刚嫁进李家我就对爷爷说过,如果我也能娶到这样的媳妇,爷爷让我干啥我就干啥。爷爷当时只说一句:‘你还小,如果你比你三叔岁数大,这个媳妇就是你的了,可惜啊。呵呵,你三叔有福气了。’”李仁说到此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三婶,当三叔走了之后,我也跟爷爷说了,能不能让你当我媳妇,可是爷爷当时处在丧子之痛中,只叹气,什么也没说,所以我就每天都去看你,那个时候我就下了决心,一定要得到三婶,不管天打五雷轰,哪怕得到三婶一天,让我死了都甘心了,所以我百般讨好你。可是你一直把我当小孩子,现在我长大了,终于可以要你了,三婶你难道一点都没感觉出来吗?”

艳茹似乎是刚刚认识李仁一样,看着这个十几岁的孩子,心中禁不住一阵悸动,眼神中流露出感激而又无奈的色彩,轻叹了一口气,道:“真想不到啊,你还是个孩子啊。可是我终究是你的婶子。纵然不是,公公那里也不可能让一个寡妇给自己的孙子做媳妇的。”李仁搂紧了艳茹,道:“我这就去求爷爷和爹,让他们把你许给我。如果不行,我就永远不回来了。”艳茹终于被李仁感动了,反手抱住李仁,泣道:“别,你不能啊。我是个不祥之人,你要了我会和你三叔一样的。”李仁忙问道:“什么不祥?我怎么不知道?纵然那样,我也一定要你。”

艳茹沉默了一阵,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然后慢慢掀开了被子,躺下身子,把双腿打开,露出了女人最隐秘的部位,用手一指,道:“你也是过来人了,你看看婶子和别的女人有何不同?”李仁看着艳茹的阴部,发现艳茹白嫩的阴部竟然没有一根阴毛,他知道这种女人在相术中被称作“白虎”,是克夫的命相,除非丈夫是相术中所谓的“青龙”才可以与之结合。李仁问道:“难道你就是怕这个吗?我记得三婶似乎也接受过新式教育的吧,怎么会信这些呢?”艳茹并没有起身,而是躺着说道:“我之所以嫁到远离我家乡的偶湾,就是因为我在上学时候偶然被女同学看见了这里,便传扬开去,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敢把我娶进门,所有才瞒着公公嫁给了你三叔,你能明白吗?可没想到你三叔第二年就去了。”

李仁看着艳茹眼中的泪水,心中更加坚定了。李仁脱光了衣服,露出了一身虽不十分坚硬,去以初具规模的肌肉,撩起被子盖在了自己和艳茹身上,而后一手扶着艳茹的脸,深情的吻住了艳茹娇艳温湿的红唇,另一只手探到了艳茹光洁的阴部摩挲起来。艳茹被李仁弄的娇喘连连,好不容易一吻过后,虽然浑身欲火高涨,可是仍旧用手抵住李仁的胸脯,颤声道:“别这样,会害了你的。”李仁用手指压住了艳茹的双唇,轻声道:“别说话,别担心。都交给我了。”说着,下面的手活动的更加卖力了。

艳茹感觉自己似乎被李仁完全的点燃了,身体内部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李仁解开了艳茹的亵衣,用舌头在艳茹雪白而又滑腻的双峰上来回游走,挺立的双乳似乎要爆裂开来,一对粉红色的乳头傲然的挺立在李仁眼前。李仁的舌头终于开始舔弄艳茹的乳头,而艳茹的反应也让李仁感到很兴奋。艳茹娇柔的身体在李仁身下不停的扭动,阴部迎合着李仁的手指,阴部的爱液有如泉涌。李仁觉得时机已到,分开艳茹的双腿,将那暴怒的家伙抵住了艳茹光洁的阴唇上,轻声对艳茹道:“婶子,我来了。”说着,腰部用力一送,“噗嗤”硕大的龟头便刺入了艳茹娇嫩的外阴。艳茹猛的浑身一颤,双手搂紧了李仁,咬着嘴唇,挤出“好疼”两个字。

李仁爱惜的将鸡巴停止在阴户之外,又开始亲吻艳茹敏感的部位,艳茹渐渐放松了双腿,李仁感到阴户又有淫水流出,才又挺进一点。如此来回往复,足有五分钟时间,才把鸡巴的一半进到阴道之中。艳茹似乎也坚定了什么,银牙一咬,抱紧了李仁,猛的将身体向下一沉,又是“噗嗤”一声,整个鸡巴就没根而入,完全进入了艳茹那窄小的犹如处女般的阴道中。

征服艳茹

李仁感觉到鸡巴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吸力越卷越深,有了近乎射精的预兆。李仁此时才明白了所谓“白虎”的女人并非只是没有阴毛,而是这种女人阴部的内部结构与常人不同,是螺旋式的内壁,层层深入,初时还算适应,越到里面越紧,好像进入了一个漩涡之中。幸亏李仁天生异禀,又内功初成,忙运气于腹,舌顶上颚,提肛收腹,托住艳茹的柳腰,使劲向外抽动鸡巴,艳茹层层的软肉刮过鸡巴,刺激感越强,几次都差点射精,还好只有几寸的距离,直到抽出大半个鸡巴才保持住没有射精。而艳茹却在这个过程中几乎攀升到了高潮的边缘,以前的丈夫李连虽然也是年轻力壮,但是绝对没有如此功力,每次只是抽插几下就一泄千里,今天碰上了李仁的大家伙,竟然能够保持不射,简直是异数。

李仁换了一口气,有再次插入,刺激感比刚才要小多了,但是里面湿润温暖的紧凑感更加强烈,李仁此时脑中想到;如果早早射精,虽然满足自己的欲望,但是并不能给艳茹这个久旷的女人以满足感,以后凭是嘴上再说的漂亮也不可能再上艳茹的床了。李仁想到此处,猛的提起精神,运动功力,再次挺动鸡巴扎入艳茹的美穴。艳茹虽说是“白虎”,但毕竟没有李仁的功力,等李仁再次挺入的时候,强烈的满足感和充实的抽插直接把她送上了飘然仙境。

“啊……好孩子……婶子……好美……好疼……好……好痒……使劲啊……美死了……”艳茹从心底发出了满足的呻吟,每次的撞击似乎都撞在她的心尖上。李仁的每次撞击也给他带来了比前一次更美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是一般女子可以给予的。李仁卖力的抽插着,听见两人结合的部位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感觉到艳茹的美腿隔着丝袜在身体两侧和背部柔韧的摩擦,每次都是更加惹火的挑逗,每次都让李仁以更强力的攻击进攻着已经淫水泛滥的美穴。

“我的亲哥啊……人家……要……去了……死了……完了……丢了……慢点……婶子……的心……都飞了……”李仁伸手从艳茹的腿弯处抱住艳茹的纤腰,把艳茹扶了起来,抽出了鸡巴。艳茹正在享受着从来没有的快感时,突然觉得快乐的源泉消失了,茫然的看向李仁。李仁又用鸡巴对住了艳茹的穴口,坏坏的一笑。艳茹刚从李仁的笑容中读出了一些端倪,却发现李仁的阴谋已经开始实施了。

李仁突然把手一松,艳茹的娇躯猛的下落,阴道立刻被李仁的鸡巴顺利的入侵。这个动作虽然男人更加费力,但是鸡巴会更深,女人如果阴道短,很有可能被鸡巴直接捅进子宫颈。而李仁采取这个动作正好是对付艳茹这类生有奇特构造的人的绝招。如此一来,艳茹再高潮的边缘只停留了几秒钟,就被李仁又带进了另一个高潮中。这第一下的插入,直接顶到了艳茹的宫颈口,艳茹整个身体夸张的从李仁身上弹起复又落下,头猛的抬起,口中发出了低沉却穿透力很强的低吼“哦……啊……噢……噢…………”

李仁并没有给艳茹喘息的机会,看准了艳茹因为兴奋而挺立的乳头,用嘴含住,使劲的吮吸着。艳茹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如此的刺激,被李仁上下夹攻,双腿立刻挺直,脚背和小腿紧绷成一条直线,而可爱的脚趾却完全分开,从臀部到大腿的嫩肉根本不受身体的支配开始猛烈的抖动着。李仁感到艳茹的美穴中有一股浓密的阴精滚烫的涌出,全部洒落到坚挺如钢的鸡巴上,李仁忙运动功力进行吸取。

艳茹哪里能受得了李仁吕氏心法的攻击,嘴里似乎向上岸的鱼儿一般,狂吸周围的空气,脸色也从殷红变成粉白,身体似乎被剔去骨头一样瘫软在李仁怀中。李仁爱惜的看着艳茹娇艳的俏脸,轻笑道:“三婶,你还好吗?”艳茹无力的抬起头,脸色一红,旋又低下去,羞道:“人家都和你这样了,你还叫三婶啊?”李仁的鸡巴还在适时的抽插着,只是攻势稍减,笑问道:“那我该怎么叫你呢?”艳茹紧紧用双腿盘住李仁,娇声道:“当然是叫艳茹了。或者叫小茹都行啊。”

李仁重新把艳茹放到床上,双手把住艳茹的大腿,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在艳茹如泣如诉的呻吟中,再次把她送上了高潮。就在李仁射精的那一刹那,艳茹的身体似乎被电到一般弓起,旋又重重摔落在床上,嘴里说着断断续续似乎连自己都听不懂的话,便昏死过去。

李仁射精之后,抽出鸡巴,躺到艳茹身边,搂住这个娇美的女人,心里开始盘算着该如何向爷爷和父亲去说自己的心愿。艳茹在得到人身第一床第间的满足后,嘴角带着春风般的笑沉沉睡去了。这种超出了伦理的情欲是否能让家人接受呢?艳茹是否能够真的和李仁走到一起呢?李仁看着身边美丽的玉人,心中禁不住想要担起一辈子都保护她,爱惜她的感觉。可是还有吕姐呢,吕姐又该怎么办呢?如果不是吕姐,也不可能得到艳茹。而吕姐也是刚刚死去了丈夫的人,更加需要一份真心的关爱。李仁的思绪渐渐陷入了迷茫中,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抉择。吕姐和艳茹都是那么多情而又脆弱,而她们的命运又都是如此的坎坷,凭自己能否给她们更好的明天呢?

李仁知道,这两个女不管是谁,凭现在的状况都不可能成为自己妻子。艳茹是自己寡居的三婶,是长辈,和艳茹结合就是乱伦,可是艳茹这么年轻,不能就这样守一辈子的。吕姐是自己买来的女佣,身份卑微,又是寡妇,说什么也不能嫁给堂堂李家大少爷,做梦也不敢想能成为李家的少奶奶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1-12更新.